第二回 听,鬼在说话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你相信世上有鬼吗?你幻想过自己有一天能亲眼见到鬼魂吗?

假如有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可以看到鬼魂并听到鬼魂的声音你会怎么样?……

我叫做刘天翼长着约等于180cm的身高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可取的优点。如若真的要从我身上找出那么一点优点来的话恐怕只有那一双时常被外人称赞的眼睛。——当然我不排除别人是实在从我身上在不到话题了瞎掰一句话来安慰我的可能。

也许你会问我为何如此贬低自己那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只是有自知之明而已但申明一点本人绝对不惹人讨厌虽然说这话有点“解释等于掩饰”的嫌隙。但至少第一眼看到我你不会觉得污染你的眼球。

至于我长什么样子套用我老妈的话就是:——小时候脸圆圆的长相绝对比善财童子还要善财童子可是长大了呢——脸也拉长了除了一双眼睛依然醒目外其余样子都长歪了。所以现在我那敬爱的母亲大人只要一说起我必定唉声叹气。

——啊对了从我老妈的话中你千万不要以为我的眼睛真的怎么样。她一直赞不绝口的原因只是——我全身上下唯有眼睛最像她。

当然我也曾期望自己与众不同出于想要让家人骄傲也让自己骄傲的私心。曾几何时这样的事情也曾发生过在我十二岁那年我遇到一个算命先生。其实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遇到奇奇怪怪的算命先生。但第一次遇到时我年纪尚小全无记忆一门心思全在吃虽然十二岁那年也好不到哪去。

一般人遇到算命先生是听他神吹而我十二岁那年是和他互看。——我啃着软松松的发糕他流着口水看着我啃发糕。大概是被盯得不好意思也或许是觉得应该尊老毕竟他的发色和发糕一个颜色。——我分了半个发糕给他然后他哭了。我被他哭得很尴尬我只好把另外半个啃过的发糕也给他结果他老泪纵横然后我想哭了我觉得他是想要钱。接着他说了一些惊悚的话——

“小阎罗你真是菩萨心肠你是好人你是大好人老生谢谢你来生来世做牛做马谢你。好人应该有好报你不应该寿尽十八一定错了一定是弄错了你应该长命百岁。……”他说得声泪俱下我差点被他的话噎死。

谁能喜欢被人称呼“小阎罗”?谁会喜欢听人说“你会寿尽十八”?实在太惊悚我吓得赶紧去找老妈因为老妈教育我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可是当我拖着老妈回来时我看见他死了他把自己算死了。我实在不好意思告诉老妈他对说了些什么毕竟他都把自己算死了。我也真的不好意思说我给了他发糕因为他把发糕吃完才死的我觉得他真的很饿在死之前还能啃下那么大一块年糕。所以——

所以我和你一样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除了——现在的我能看到鬼魂并能听到鬼魂说话……

鬼魂——这是我们对他们的称呼。对于他们的存在大多数人的态度是不信和不承认的;可在这信与不信之间他们的传闻却在我们的生活中从不间断的传播着。他们有属于他们的世界可是由于不愿意离去他们在人世间徘徊、游荡。——之所以不愿意离去是因为他们还有未完成的心愿对人世间还有牵绊。可是在人世间的他们是孤独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同我一样能与他们交流也许有——但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的时候他们是彻彻底底被忽略的。

在人世间逗留越久他们就越难安然离去因为孤独、寂寞会使他们变的邪恶人类对于**而衍生出的“贪嗔痴”对于他们更是无穷无止尽的放大。所以在他们变得邪恶之前我的出现也许可以让他们安然离去——这是我的天赋与生俱来的天赋。——

但我却是在十八岁时才知道自己有此天赋。

那时的我被社会的各种诱&&惑萦绕我忘了十二岁的那次奇怪遭遇它在我的记忆中只是笑谈。可是十八岁我的生活在变在翻天覆地的变——

还记得那是在炎热的夏季我以不太高的高考分数进入重##庆的一所大学那也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离开属于四川的地区。虽然那只是一所大专但毕竟是我自己考上的能被录取也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的高考成绩实在是太不理想。可是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在我开始大学生活之后才刚刚开始——。

那是在一次课堂上我做了一场梦一场进入大学后就重复做的梦。然后我听到了一些声音奇怪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