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奇怪的声音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完?!刘天翼有些诧异的看着最后一个字怎么就完了这明明才刚开始啊――。无语的一抽嘴角刘天翼回给陈伟三个字“鄙视你。”

“鄙视我!难道故事不精彩吗?文章的最后一句可是――:我们的学校有鬼啊!被我删了哈哈哈――!”陈伟回复说。

“再次严重鄙视你有本事让鬼出来吓吓我精彩个毛线。”刘天翼回道揣回手机他身边的伪三好学生正在和王玉聊天。他看着吴世还没年过半百就已经开始稀疏的头发很是高兴因为他觉得自己老了以后即使掉头发也可以在吴世身上找回自信。

“我说玉猪儿你刚才下手下的太不得行了不给天翼留下个后遗症什么的你怎么对得起你这吃啥都长的身体。”吴世说王玉作势想要揍人的挥挥拳头。

“你小子今天早上出门是不是把脑门撞坏了来姐姐给你治治!”她说。

“不是的老大。三毛是看这天气太热了不想见到明天的太阳。”刘天翼一脸诚恳的发言。

“得了吧你娃也不是啥好人。”斜瞟一眼侧前方的老师王玉纳闷的问“今天老师怎么回事啊站在我们这边就不动了?”

刘天翼仰头看一眼教室的天花板乐不可支的笑说“老大啊你没看见右边的风扇坏了吗?”

“难怪――!”

………………

没一会下课铃声响起不足一分钟的时间过道上人满为患。

“刘天翼你快点行不?”见刘天翼不紧不慢的收拾东西吴世等不及出声催促。

“你先走吧我等人少了再走。”望一眼楼梯间涌动的人潮刘天翼耸耸肩。

“那我不等你了。”吴世几步挤进人群。

吃过午饭刘天翼回到寝室时他的电脑前早已高低有序的耸立着三颗脑袋。暗自摇摇头他把书王自己的上铺一丢身子一躺睡在他下铺陈伟的床-#上。

不知不觉中上网早已成为一种习惯是大多数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只是不知道在日常生活中是人主宰了网络还是网络主宰了人。

进入了大学刘天翼觉得大学生活就是人生的最后分水岭因为除了上课其余的时间络或是走进图书馆完游就是唯一选择。近期内最风靡、最火爆的是《跑跑卡丁车》因此目前手套的是什么颜色道具赛还是竞速赛……成为网游一族最在乎的事情并为之通宵达旦浑然忘我。

刘天翼所在的寝室一共住有八个人四张上下铺的床分离出了他们各自的领空领地。进门右手边的是一至四号床单数在下双数在上。按人名依次是:一号黄冠军二号解勇三号陈伟四号刘天翼五号陈民六号刘吒七号李朋八号叶阳。这也是整栋宿舍楼里唯一的混搭寝室除刘天翼一个是传媒艺术系黄冠军、刘吒是环境管理剩下的全是电子系。

此时一号床的黄冠军正坐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上网他吐出的烟雾弥散上飘不断变化着形态在被风扇一吹后――四散不见。

发觉似乎就他一人没事忙刘天翼把身子往里一侧靠在墙壁上为自己找了一件特有意义的事:――闭眼睡觉。

就在闭眼的刹那四周的声音猛地停止静的刘天翼几乎只能听到自身的心跳。突如其来的寂静静得可怕。――

可是不对啊寝室里不是开音箱放着歌吗?刘天翼蹙眉。

除了静刘天翼还感觉到了冷这种冷穿透皮肤让他生生的觉得刺骨才短短几秒的时间他竟然冷得全身直打哆嗦。

“刘天翼――”

倏然一个呼喊他名字的声音突如其来那声音由远而近直达刘天翼的耳膜那声仿佛是在召唤那声音伴随着沉闷而怪异的回响。刘天翼被震得两耳发懵他条件反射的捂住耳朵。可是――回响?

“回响――??!!寝室里怎么可能有回响还能这么震耳?”刘天翼猛地从床&上翻身站起一不留神――他的头和床-栏来了一次最亲密无间的接触。

“啊――痛!!!”抱着头刘天翼大叫出声。

随着剧痛的一撞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从未发生。

“小样的干啥啊反映这么大是不是把你要和那个小妞约会的事给忘了啊?!”

体胖的陈伟听到惨叫声回头戏谑刘天翼他的双手同时还在操控卡丁车。

“约你个头啊约瞧你那一脸幸灾乐祸的样整一个没爱心的家伙。”

刘天翼一个劲的揉头刚才的一撞实在不轻。

清瘦的解勇从陈伟旁边走过来往刘天翼的头上看了看惊讶道“不得了了居然没被撞坏!天翼再撞撞要不对不起观众啊。”

“再撞撞?”刘天翼声音发冷的说。

“是啊刚刚没看过瘾。”解勇发自肺腑说。

“可是我觉得总是一个人撞不好既然你都站起来了你也来过过瘾?”刘天翼一把抱住解勇就把他往床栏上按解勇拚命挣脱。

正闹着七号床的李朋走进来他用一口自我感觉相当良好且自认为非常之标准的东北普通话说“天翼走陪我租小说去。”

“不了天太热我不想出去。夏季正是瞌睡多的时候我还是补眠的好。”

刘天翼摇摇头放开解勇转身沿着扶梯爬到上铺。

“睡觉?天翼你下午没课了吗?”盘腿而坐的叶阳在上铺视线离开书问。

“有啊还是四节喃。对了你两点的时候记得叫我我怕到时周公会一再挽留不让我走。”

躺下sheng刘天翼拉过被单盖住心坎。

“去。”叶阳继续看书。

陈伟在下面惊异喊道“睡觉啊天翼不怕鬼到梦中找你!”

“有本事你让他来。”知道陈伟在打趣短信的事刘天翼笑说一句闭眼睡觉没去深想刚才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