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索命还是求人?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刘天翼紧盯着慢慢敞开的大门死死的盯着——。他生怕遗漏了什么让他意外的是在门开了之后什么也没有出现什么也没有发生。可要是什么也没有门又怎么会自己开的?不可能说门是被风吹开的吧他之前使劲敲门的力劲可比风大多了更何况——现在没起风。

仿佛空气都已经掉入死寂短短几秒钟思考的时间里刘天翼觉得时间变得冗长。他在原地稍作停留待惊慌的心情稍稍平复他抬起脚走进屋子。——

迈过门槛刘天翼最先看见的是一张用石块砌成的大圆桌圆桌下面放着几张坐凳。越过圆桌正前方是一个木质的电视柜上面摆着一台陈旧的黑白电视。

刘天翼身处客厅客厅的左边有两间屋子客厅的右边也有两间屋子不同的是——右边两间屋子大小一样而左边靠大门的屋子却要比旁边的那间大很多。

确定客厅没人刘天翼决定走进左边稍大的房间看看。他刚一挪脚怵然——“嘭”的一声重响大门关上了。

转过身不安的瞅着紧闭的大门刘天翼心中想逃。

随着大门的合闭房间内犹如泛着磷光般的亮起来身体僵硬的站在客厅中刘天翼只觉得此时还不如呆在黑暗中。

“吱——吱——吱——吱————”

一声声扎的耳疼的细鸣声重复响起客厅两侧的房间门一扇紧接着一扇打开刘天翼一阵阵头皮发麻。

“刘天翼——”

忽然一个诡异的声音“呲”的窜进耳朵惊得刘天翼浑身一颤。

循着声音刘天翼看到客厅正前方的角落出现一个身影那身影模糊得只看得清轮廓。身影出现的同时四周气息变得冰冷起来房间里的温度陡然下降刘天翼感觉自己仿佛置身冰库。

“帮我——刘天翼——帮我——帮我——帮我——”身影锁定刘天翼嘴里不断哀求的向他靠近。

身影每接近一寸刘天翼就感觉身边的温度下降十度冷的他直打哆嗦。

“有什么事你站在那里说就好不要再靠过来了。”刘天翼不停后退他从小到大就怕冷尤其是现在这种直抵心底的冷。

只是身影似乎似乎听不懂他的意思依然不依不饶的向他逼近。那身影明明就在他眼前可是那身影的声音——却仿佛来自十分遥远的地方。那声是那么的焦急、无助听的刘天翼心中发颤他正想开口询问愕然——一声声巨大的回响汹涌而来直灌入刘天翼耳朵震得他全身发颤。

双手奋力捂紧“嗡嗡”作响的耳朵刘天翼一阵急退骇然——他背脊一凉他的身后已是墙壁他退无可退。

见刘天翼没再后退身影仿佛得到某种暗示——瞬间就出现在刘天翼身前。即刻那种直抵心底的冷变得钻心刘天翼呼吸困难他感觉自己此刻就像掉进冰水中全身被千万根针狂乱的扎。

“帮我——刘天翼——帮我——帮我——帮我——”

身影急切的恳求他的声音重叠着厚重的回音不断附加震得刘天翼脑海发晕。脚跟突然寒痛钻心刘天翼慌忙一低头他惊恐的发现他的身体正一寸一寸向上结冰。

身体几乎已经失去知觉刘天翼已经不能呼吸他倾尽全身力气厉声吼道“你究竟是索命还是求人?”

大吼之下那身影终于退开退到离刘天翼一米多远的位置。切切望着刘天翼他再次恳求这一次他的声音没有了急躁温和许多——

“帮我——刘天翼——帮我——只有你可以……”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可以?”刘天翼惊魂未定的问。

“因为——只有你才可以听到我说话。”那声音说。

刘天翼愣住他不明白身影的意思难到——眼前身影说的话不是汉语而是《哈利波特》中只有哈利波特和伏地魔才听的懂的蛇语?

“天翼!天翼!天翼——”

就在这时房屋的上空突然传来一声又一声熟悉的叫喊。刘天翼猛地脑海一清他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不好意思我要醒了我一会还有课。”刘天翼抱歉的冲身影一笑闭上眼睛。

熟悉的喊声中刘天翼清楚的知道自己置身在梦中而且他就要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