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是鬼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谢谢。”

倚在床-头刘天翼微笑打量眼前人。

他大概183的身高身穿一套豆绿色警服挺拔有力的站姿称托着匀称结实的身材使其整体都散发着一股大气凛然的气息;冷峻的五官中小小的单眼皮眼睛犀利有神的张扬着敏锐光辉让人侧目即使不带任何表情也自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震人之威。再搭配其本身的麦黑色肌肤刘天翼怎么看都觉得眼前人像黑社会老大多过警察。

只是他是谁自己应该认识他吗?刘天翼暗问。

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刘天翼的反应警察嘴角一勾开口道:“都看这么久了想不起来就问问向陌生人问个问题不丢人。何况在大街上你都可以随便往我身上倒了我们也不算陌生人。”

话一入耳刘天翼就觉得很不中听可好歹是人家帮忙把他送到医院的要不然单凭娇俏的田田田估计要折腾的够呛。并且刘天翼依稀明白自己昏迷前最后看到的光点是此人身上的警徽同时自己还很丢脸的一头栽进了他怀里。

眨巴两下大眼睛刘天翼含笑道“警察——大哥哥真不好意思我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健忘确实是想不起来你老的名字还请你多多包涵。”

警察瞅着刘天翼无害的表情咪起眼睛摸摸下巴叹气摇摇头忽而放声大笑起来“确实是怎么看都像无害乖宝宝啊要不是我已经见过你另一面的样子真的又该被你给糊弄过去了。我说小捣蛋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你这样子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反正今天我有的是时间陪你耗来来来变个身。”

乖宝宝——?!!!

刘天翼脸色瞬间拉黑这个好几年前就在听觉中消失的词忽然之间再次出现堵得他几乎要岔气他呲牙道“我说大叔噢——不大伯!在街上随便救个人回来没啥大不了的也就是学学雷锋做做好事。况且我的体重也不至于对你造成负担要不然你这满身的肌肉就算是白长了。关于我没有记住你名字的事你不能怪我而是应该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基本上来说让人记不住名字——不是长相问题就是人品问题。”边说着话刘天翼边四处探头探脑。

“不用找了苹果在那。”警察好言提示。顺着指向刘天翼悲哀的看到——苹果躺在墙角布满灰尘哀叹一声他扭头望向床-柜警察再次好言提示:“不用看了我和田田田来到医院都还没出去过这是她包里唯一带的苹果。”

“啊——”嚎叫一声刘天翼泄气的盯着地上的苹果大装可怜“我无比尊敬的警察大哥哥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在黑暗中照明大地的阳光你是为迷失的航船指明方向的灯塔你拥有着一颗伟岸到足以包容下整个世界的宽厚的心所以你是绝对无法忍心看着一个无辜的人在你面前挨饿的对不对何况那人还是如此招人爱的我你看这眼下我唯一能解决温饱的就是苹果可是它需要洗个澡你是愿意帮我这个忙的对吧大——”

话还没说完刘天翼猛地打住因为他惊觉到自己刚才说话竟用到了另一种语调而这种语调他平常只有在自己的外婆和妈妈面前才会丝毫不加掩饰的发出来就连他的爸爸也甚少听到那是很孩子气的声音像极了他变声期前的童音可这会他居然不经意的在这位警察面前发了出来。

真是饿的发昏了。刘天翼自我埋怨一句。

原本准备打趣刘天翼一番的警察也被他忽而转换的语调弄的一愣。失神几秒警察转身拾起苹果并在刘天翼头上轻轻一推。

面对如此亲昵的动作刘天翼本能一避却在迎上警察目光的一瞬停住。

那双眼睛里竟没有丝毫他预想的戏谑。

“孩子。”

失神中听到有人说话刘天翼条件反射的扭头立时一位和蔼的老妇人出现在眼前——

她倚在窗户边慈爱的微笑屡屡夕阳映身洒下整个景象——全然就是一幅橙色怀旧油画。

“老奶奶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啊?”说话中刘天翼赶紧将整个房间的各个角落通通扫视一遍。简直是奇了这房间里的人居然一次比一次多。

“我一直都在这。”老人缓缓的走近。

“一直都在——?”刘天翼的嘴又一次瞬间拉长他觉得自己真的要去看看医生。

“孩子刚才那些人没吓到你吧?”看着刘天翼夸张的表情老人摆头轻笑。

那些…刚才…

她怎么会知道——?

刘天翼的眼珠如同摆钟般来回游动。对了先前让他静下心来聆听的声音。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也能看到鬼的人刘天翼很是激动“老奶奶你也看得到他们——听得到他们说话吗?”

刚问完警察走了进来并把洗好的苹果递到他眼前。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要饿慌更何况还是把睡和吃当成人生第一大爱好的刘天翼——以秒杀的速度一把抓过苹果张嘴就大大的咬上一口没顾得上说谢谢他看向一旁的老人。

“孩子”看着狼吞虎咽的刘天翼老人满脸洋溢出慈爱的笑“不要害怕他们他们对你没有丝毫恶意。他们找你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要得到你的帮助因为在这里只有你能看到他们。孩子记得保留住你的爱心——保留住你对所有事物的爱心只要你的心充满爱你就可以净化世间的一切。然后”老人稍作停顿“然后再像帮助我一样去帮助其他的鬼魂——帮助他们安心的走进那道圣神的光。”说完老人一下消失不见。

什么——!

刘天翼瞠目结舌的盯着老人消失的地方手中的苹果再一次滚落到地。

没有搞错吧——她也是鬼而且自己还帮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