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我知道你看的到我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一晃眼几个小时过去刘天翼吧觉着——还没过瘾警察、田田田已是大狱深牢过百日。

终于千番保证万番承诺中送走了最后一位好心人一出烂俗到极点的肥皂剧这才拉下帷幕。

房门一关田田田和警察像泄气的皮球瘫倒在椅子上。田田田一头飘逸柔顺的长发折腾成了泡开的方便面警察衣衫错扣胸襟处不知被哪个腐女大妈盖上个显眼的印记。

抱着白面枕头刘天翼笑倒在床头乐不可支几乎岔了气。

“笑你还好意思笑看我不掐死你。”田田田扑到刘天翼身上却没有打人的力气一阵乱拧。

“小捣蛋你今太过了啊。赶紧给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手指刘天翼警察感觉刚才的经历比追疑犯跑过半个城都还累。

再次不自禁的笑笑刘天翼认真的依次打量眼前的两人一个是偶然撞见就成了女朋友一个是目前为止他都还不确定认不认识的人。

随便寻个说词敷衍——不是刘天翼的性格认识的人都说他有时候太过实诚可其实更多时候他也凭感觉虽不知道这样的性格是好是坏但刘天翼觉着至少没吃过什么大亏毕竟问心无愧才是本根所以单凭直觉他觉得自己可以相信眼前两人。

“我想我应该——可以看到鬼魂。”

虽然在刘天翼回答之前警察和田田田就已经能确定他的答案但亲口听到他说出还是不免一震。

深吸一口气刘天翼平缓的讲述起近几天所发生的一切——

是天方还是夜谭?也许是两者兼有。

刘天翼的世界还是以前那个只是沿途的风景已然改变。

他并想不急于去追问为什么因为他怕问了以后身边的一切会变得更快。

“哇——额!太酷了!我就说嘛我怎么会一眼就认定你了原来你是不一样的。”刘天翼刚说完田田田就兴高采烈送上一个亲吻。

“田田田你是不是觉得刚刚的教育课上得不过瘾啊?”刘天翼没好气的将田田田推开下床“哥陪我去趟洗手间。田田田把饭菜给扔了。”

跨出房门刘天翼的脸顿时泛白他往警察的身边靠靠低下头只看着自己的脚尖。到达洗手间的路上鬼魂没完没了的出现、消失、又出现、再消失——

“我知道你看的到我。”“我知道你看的到我。”。。。。。。他们不断说着。

刘天翼感觉自己就像是坐上了只有翻转没有缓冲的过山车听不见停靠的信号。

终于走进了洗手间没有鬼魂刘天翼大大松了一口气。

背对警察刘天翼问“警察——哥哥你的名字应该不会是警察吧?”

“早猜到你叫我别有的企图。我的名字——闻人来。”警察一笑眼睛眯成一条缝。

“闻人来姓是闻人吗?”

“是啊没听过。”

“是我孤陋寡闻而已不过啊你这姓和田田田的名倒是有得一拼。”回过身刘天翼学警察把双手交叉在胸前“呃——哥你真的不准备告诉我我们在哪见过?”闻人来不答刘天翼撇嘴走出洗手间“不说你就慢慢等吧说不定那个猴年马月我还真就能想起来。”

“帮帮我——。”背后忽然响起一声求助声刘天翼驻足回头洗手间空荡荡一片——

回到病房田田田已经把一切收拾妥当刘天翼只想快点离开医院果断换衣除去上衣却发现田田田依旧呆在房间纹丝不动“田儿女孩子矜持点比较惹人爱。”他脱裤坐上床。

“也是反正除了脚能看得都看了。”田田田出房关门刘天翼傻眼闻人来笑出声。

“哥住院的钱你和田田田谁付的?”刘天翼套裤穿鞋。

闻人来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付的你和田田田都还是学生再说我是当哥的。”

“一码事归一码事。”

见刘天翼态度坚持闻人来一笑说道“小捣蛋要是你在五秒钟之内想不起我们在那见过钱的事别再提。5——4——3——”

“闻人来我哥的位置你站定是吧——”刘天翼淡笑起身打断闻人来的数数“那行打今起你就是我哥哥别后悔。”他迎上闻人来眯成缝的眼睛。

“好了吗?”田田田推门而入。

“可以走……”刘天翼弯腰抓起田田田浅粉色的背包“嘭——”房门猛地合上。

“帮帮我好吗?”

幽幽的声音响起一道白乌的影子出现在房门处慢慢的飘近。

她身着浅紫色宽松衫面色凄白脸型长圆眼神黯然却平和停在距离刘天翼一米远的位置她悲伤的望着刘天翼。

刘天翼局促的看一眼同样神情疑惑的闻人来、田田田脑海一片空白。

无措中妈妈的一句话突然出现脑海——:“傻小子不知怎么说话的时候就微笑大多数时候他是最好的开场白。”

对啊微笑。释然抬头刘天翼对着鬼魂露出稍微有点傻的微笑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可以说上点什么“我不确定我是不是能帮到你。”

“一定可以”鬼魂显得信心十足“也只有你因为这里只有你能看到我。”

只有你——

刘天翼摇头而笑借代“唯一”的话啊。

“你说吧只要能办到我尽量帮你。”答应的一瞬刘天翼接收到鬼魂传的感激心猛地一颤——

原以为人在死后生前所有的种种都会烟消云散却不曾料——他们也和活着的人一样保留住了——————————“情感”。

是因为爱吗?那囊括了亲情爱情友情的东西——。

“谢谢。”鬼魂自我介绍“我姓吴是这家医院院长的妻子。去年十一月因为车祸……我的突然去世对丈夫打击很大他封闭自己变得暴躁一点无谓的小事就对着身边的人发火、叫骂医院里所有人都对他敬而远之亲戚朋友之间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糟。……看着他如此一天一天的消极、颓废我实在放不下心离开可是又帮不上忙只能在一旁陪着伤心。”

没有过多的言语刘天翼直接让吴女士带路接受自己的命运以爱启航是个不错的选择刘天翼觉得。并且他想对吴女士的丈夫说:——

爱一个人的方式不应该是自我消极而是更积极的生活因为总有一天你们还会见面在那时你应该是带着说不尽的故事迫不及待的要讲给她听而不是吐不尽的荒废岁月。

这亦是《泰坦尼克号》给予刘天翼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