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心结3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不是的……不是的……”

吴女士在不住摇头泣不成声。

凝视着吴女士刘天翼深深感触:

――原来不是死了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原来不是死了就是解脱……

原来只要牵挂还在就还是会伤心、难过并且这些情感会加倍加倍――

只是活着的人知道吗?当他们把自己深深的藏在一个角落让自己听不见、也看不到时――?

也许永远――他们都不会知道在他们悲泣难过、自责时为他们逗留的――那曾经爱着他们、担心他们为他们付出的人其实比他们更难过。

只是她的难过不是因为离开而是因为――

她再也不能在爱人耳边呢喃替他拭去脸庞的眼泪只能是陪着陪着默默的陪着……

刘天翼无言的绕到院长面前蹲下sheng直视他的眼睛“院长其实你的妻子从来就没有离开她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只是你察觉不到而已。我知道我说的事情你很难相信可是你的妻子真的就在你的面前你这样伤心这样难过她放心不下你她害怕怕你会一直的这样难过下去放弃生活放弃自己。她是你的爱人也只有才能更了解她的担心、难过。”

虽然还是无法相信世界上有鬼虽然已经是泪眼婆娑但院长还是无法认同一件他本身就认定不存在的东西这真的是太难。

可是他愿意去试因为他相信如果妻子还在她一定不愿意看到他变成现在的样子为了妻子――即使是谎言他也愿意去试。

“她――她看起来好吗?我的意思是――她离开的时候是因为车祸。”院长僵硬的发问很不自然但他在尝试带着小心翼翼。

意识到丈夫因为自己愿意试着相信世上有鬼吴女士难以抑制的哭出了声。

氛围的感染下刘天翼也有点眼眶发热“她看起来很好。她要我告诉你她现在身上所穿的是你最喜欢的那件浅紫衫。”

“浅紫衫。”院长心头一震那时妻子最自然、最放松的时候才会穿的衣服。说实话不好看他也常常打击妻子说她穿那件衣服显胖但其实他最喜欢而妻子竟然知道他口是心非。

“她――”再次开口已是泪水翻涌。

“直接说她听得到的她在听。”刘天翼看向吴女士。

“我――”缓缓的再次凝视刘天翼所看的方向院长的目光涌现无限深情这一次透过眼泪他的目光仿佛跨越生死的界限让他看清了眼前的爱人。

“老婆。”

院深深的深深的凝视前方。

“老婆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他的声音随着心一起颤抖“这么年每一次在你生日的时候其实我都准备了一句话想要告诉你却总是没有说出口我总是一再的想着还有下次还有下次………结果下次就是再也没有机会。………我该死我真的该死。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你生日才说?我本来一直有时间的――”

抡起捶头的拳头被刘天翼一把抓住那感觉就像是妻子抓住他的手让他不要自责悲切的心绪瞬间大到无边多年堆积在心中的话在这一刻倾囊而出。――

“我爱你――老婆。………我好爱你。――我好想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再让我爱你一次好不好………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在这时候才听到………”

终于深藏已久的话说出了口却是在妻子离开之后院长像个孩子一样抱头痛哭。

又哭又笑的望着丈夫吴女士抓着胸口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虽然早就猜到丈夫要说什么虽然觉得自己就算听到了也不会怎么样但亲耳听到却真的真的不一样。是不是成了鬼魂了就连感动也翻倍了?

到最后吴女士还是笑了虽然泪珠还在不断的往下掉。

置身在哭成泪人的人鬼之间刘天翼也不禁红了眼眶。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好多话要对自己爱的或爱自己的人说却迟迟没说――

为什么不说?或许因为性格或许因为一些事情又或许觉得没有必要说就因为总能找到原因――我们也总认为这次错过了还有下次下次错过了还有下下次反正时间还长却不曾想――人生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就好像时间一样永远都不可能为任何人倒转、停留那怕一秒。

也因为如此人生才会存在这么多――错过、遗憾。

也在这时刘天翼才真真正正的体会――:过错只是短暂的遗憾而错过确是终身的遗憾。

同时他也为自己能帮助别人弥补这种遗憾而感到自豪一时间他觉得能看到鬼魂也不是一件多么糟的事相反――似乎还有了那么一点点意义。

院长情绪稍微缓和刘天翼说道“你的妻子说在被你牵手后的每一天她都在为你操心原本以为离开了就解放了却没想到离开后――却更加的放心不下。”

院长面露愧色“对不起老婆。我只是接受不了你的离去。”

吴女士默默走到院长面前手轻轻触碰他的脸庞。绒毛拂面的感觉传来院长颤抖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