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心生不祥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警察话一出车内立刻沉默乘客们你看我我看你左顾右盼一番纷纷面带谄笑看向刘天翼。

心生不祥之感刘天翼赶紧抢在其他人说话之前出声“不是吧警察大叔!就这点事情都还需要证人?你是在刚才来的路上被风给吹昏了头吧。你要不要先问一下两位当事人的意见说不定他们已经都准备和解了。

“再有警察大叔耽误一个人吃饭是小事可是耽误一大堆人吃饭就是大事了。据说啊到了吃饭的时间不让别人回家吃饭的人是会遭到天谴的。”

让刘天翼感到诧异的是——听他说完警察竟然笑了虽然极其短暂。

“上帝很忙他管不过来。”警察说。

感觉警察有可能是存心和自己作对刘天翼丢给他一个特大的大白眼“不是上帝太忙而是你的出现把上帝给吓着了所以警察大叔为了你的自身安全着想你还是先回警局处理事情的好;至于我就要先回家填饱肚子等吃好了要是还有时间我就好心的替你去安慰安慰上帝怎么样?”

“其实不要人跟着一起回警局也可以只要他俩态度配合就行。怕就怕他俩不配合要真是那样的话就要麻烦你们其中一位到警局一趟。”警察说话的时候只看着刘天翼好像这话只是说给刘天翼一个人听的。

刘天翼俯视一眼在坐的其他的乘客所有人都一副事不关己想要尽早把他连包代送推给警察的摸样他只能难得慷慨“那就我吧。不过我真的要先回家吃饭要是再不吃饭的话我想我真的有可能立刻就要去帮你安慰上帝了。”

警察从右边上衣口袋掏出本子和笔递给刘天翼“你留个电话号码要是有什么事我也可以找到你。”

刘天翼苦着脸接过觉得警察怎么看怎么像在偷笑正要写警察又补一句“电话一定要打的通我会试的。”

“这是摆明了怀疑我人品呢。”刘天翼心语一句咧开嘴含意万千的对警察笑笑“警察大叔你看我这么善良哪能留打不通的电话号码啊大家都成年人。”

想试我能给你机会吗?刘天翼默道。

写好以后刘天翼将本子和笔递还警察警察接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刘天翼‘翼’是有羽毛的那个‘翼’。”刘天翼笑的满面春风。

警察点点头看本子上的电话号码忽的一下合上本子“啊——现在——大家可以回家了谢谢大家的配合。我在这里提前预祝各位新年快乐。”

迅速走下车警察扫了刘天翼一眼前脚他刚下车后脚司机关上车门发动汽车。

刘天翼把头探出窗外看到警察走到一个有树荫的背光处停下把手放在身前摸索了一下蓦然他转身向刘天翼的方向作狮子吼状“刘天翼——!”

刘天翼笑容可掬的对警察摆摆手“3——1——6——6。”

这会警察才终于明白为何刘天翼在回答自己叫什么名字的时候笑的那般暧昧原来他就是想让他牢牢的记住他的名字。

而之前他之所以会不拨电话号码就下车是因为刘天翼在本子上写道:——

警察大叔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开始就想提醒你一句话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又不好说出来因为我怕说出来你会羞于脸面再也没脸见人而且这事还很有可能损害所有人民警察的声誉。不过还好的是你的上半身比你的下#*半*#身要来得更加有吸引力但是此刻你千万不要往你的下#*半*#身看否则就会有很多很多很多人顺着你冷峻的、深邃的目光和我一样发现——你的裤子拉链没拉。

刘天翼重新坐好就听到他旁边的短发女生就“还好我的觉悟高看到老大爷不停的骂就马上调换了位置。”

刘天翼戏谑笑道“你还好意思说看到有人拌嘴你不劝架居然还开溜。你怎么对得起你这80后的身份?”

前排长卷发女生也笑着附和“就是你现在应该诚心的忏悔。”

短发女生两手合拢闭上眼睛“我忏悔我向全中国人民忏悔。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一会回到家我还要在网上发表一篇忏悔书以示我的诚心。”

刘天翼嘿嘿的发笑“这件事要是真的报道出来光靠标题就够吸引眼球的了所以刚才我还就真怕有人知道《成都商报》的电话号码。”

“这件事有什么好报道的?”长卷发女生问。

刘天翼意味深长的咳嗽两声“值得报道的多了就先拿新闻的标题来说吧可以把它命名为——由五毛钱引发的一场血战、五毛钱值多少时间、五毛钱背后的故事……从年代上讲小伙子应该是80后的老大爷估计不是50就是40那可以说是——50后和80后的战争、80后与40后的代沟……要是再大一点可以说是一场由50后和80后引发的全社会素质问题……”

两女生听的直点头发赞。………………

正想得出神车子突然一个急刹刘天翼避之不及的重重撞上闻人来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