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这什么味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哇——”刘天翼捂着鼻子嚷嚷大叫“哥你也看到鬼了吗!?停车也不说一声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后背硬的跟铁板似的。”

闻人来跨下摩托车拉开刘天翼的手看了看觉得没什么大碍才说“以前没人撞过现在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在想什么这么入迷我停车都不知道。”

刘天翼靠着后备箱轻揉鼻子“想你怎么可能还记得我呗都大半年的时间了。”他眼睛咕噜一转凑近闻人来“难道说我的长相真的可以那么的令人过目不忘。”

“瞎闹腾你的学校到了。”闻人来的眼睛笑成一条缝。

“哇额这么快。”刘天翼嘟囔着跨下车“哥我就先进去了你回家的时候路上小心点。”

“小捣蛋”闻人来叫住刘天翼“下周末的时候和田田田到我家吃饭。”

“哥你这是邀请还是命令啊?何况我怎么知道田田田会不会答应。”刘天翼双手插在口袋笑说。

闻人来摘下帽子往刘天翼头上就是一拍“在其他人面前怎么就不见你这么贫啊。回到寝室记得给田田田打个电话。今天她为了你的事可够委屈的看她的样子从小到大应该第一次被人说成那样。”

刘天翼一脸茫然闻人来解释说“今天到医院的时候一听询问谁是家属田田田就急忙跑上前去说她是你的女朋友结果你小子连名字都还没告诉人家所以光靠想的你就应该知道当时的情景了。”

“哦——”刘天翼恍然大悟“怪不得喃我就说她在医院怎么前后判若两人原来是受了刺激。”话还没说完闻人来的手又拍了过来刘天翼赶紧闪开“我回寝室就打。”

“有什么事就打电话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多注意安全。”闻人来帅气的跨上摩托车发动引擎“我的电话记下了吧。”

“记下了。对了哥我记得上次不是给你留了号码吗怎么今又重记?”话落刘天翼“嗖”的窜进校门。

“刘天翼你知不知道自己上次给我留的是什么号码……”闻人来怒视刘天翼急窜的背影。

###########################

刘天翼回到寝室已经快接近九点半寝室里的只剩李朋一人未归。

一进门操控着卡丁车连环漂移的陈伟就对他说“死哪里去了刚才管理员才来找过你。”

“管理员找我有什么事吗?”刘天翼反问。

“好象是安排查房分配的事。”陈伟跑完一圈回头。

“分房的事啊那一会要查房的时候我再去问。”刘天翼说。

“嘭——。”

寝室门一下被推开江永波扶在门框上大喊“天翼——”话还没开始说他猛地捂住鼻子“这什么味啊?”

寝室里所有人配合默契的纷纷大笑江永波所站的位置旁就是——李朋的床-位。

“你站进来就没事了有什么事吗?”刘天翼在哑然失笑。

江永波走到刘天翼旁边半捂着鼻子闻了闻才放心的松开手“你们寝室真是太让人费解了你的数据线还在吗?借我用一下。”

刘天翼笑着在枕头边摸索了两下拿出一条数据线扔给他。

江永波接过数据线闭住呼吸快速的走过李朋的位置看的刘天翼再度笑起来他问李朋上铺的叶阳“真有那么大味?”

叶阳仰头叹气“难道你没发现我从来都没在他的床-上#坐过吗?我简直服了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洗过澡。”

“应该是生活习惯不一样吧他可能不习惯天天洗澡。”刘天翼好心替李朋小小的辩解可是相当的不成功因为他自己就不信。

跑完一场比赛谢勇在和陈伟换位置时插话“他是一个月有时候才洗一次澡好不好!这和生活习惯没有关系你看其他的东北同学不也经常洗澡吗这是个人问题。天翼你不去查房吗?”

“要啊。”刘天翼看看时间拿起查勤记录本走去寝室门口前他听到陈伟斩钉切铁的说“一会一定要想个办法让李朋洗澡。”

刘天翼在宿舍楼管理处问清楚要查的寝室刚走出就接到田田田打来的电话。

“田儿功课做完了?”刘天翼接通电话。

“我从回到学校就开始等某人的电话可是某人一直都没有给我打。baby你说某人是把我忘了还是在等我打过去?”田田田可怜巴巴的说。

“那个——嗯某人是怕到扰你做功课——”搪塞的慌扯到一半刘天翼自我掂量一番换成实话“本来是准备一回寝室就给你打的可是一有其它事情就忘了。不过我保证在睡觉前一定能想起来然后给你打电话。”

“就你那记性能想起来才怪。”田田田忍俊不禁笑出声“怎么不随便找个理由哄我。”

刘天翼走出宿舍大门背靠墙壁“是可以啊不过我觉得一有什么事就随便找理由呼弄一两次还好要是多了养成习惯说的人累听的人大概更累。要我用我方式对你吧可能有时不够圆滑但绝不敷衍。”

“baby——比起甜言蜜语你的方式我——更喜欢。”田田田说。

“然后喃?”刘天翼问。

“然后我原谅你了。”田田田呵呵一笑。

“原谅我原谅我什么?”

“原谅你没有给我打电话原谅因为你在今天引发的所有让我出丑的事情。因为你刚才说的话。”田田田语气欣然。

刘天翼直接扑倒在地“能得到田儿的原谅真是我的荣耀这原谅不带任何附加条件吧?”

“有啊就是我提出一个愿望你要无条件的接受并完成不过现在我还没想到要你做什么先记着。”自动送上门的机会田田田乐的赶紧收下刘天翼悔不当初。

“我开玩笑的。”

“管你反正我没认为它是玩笑。”田田田美的直乐。

“唉命苦的我啊这玩笑话以后要少开。我先查房了别笑得太过了收着点乐小心把看到你的人吓得住院拜了晚安。”听到关门铃声刘天翼结束通话。

查完房刘天翼回到寝室叶阳就冲他喊道“走天翼一起洗澡。”脱去衣服的叶阳一身黑亮的肉很紧绷却没什么肌肉。

“去不?”陈伟和谢勇也同时问他俩脱得只剩内#*裤前者中胖后者精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刘天翼把本子往床-上一扔摇头“算了现在去太挤你们先吧。”

陈伟捧着脸盆走到刘天翼身边对他使个眼色“看到李朋的时候想个办法让他来洗漱间。”

“天翼你查那些寝室?”正和黄冠军、陈林挤在一台电脑看电影的刘吒问。

“大三和大一电子系就是进宿舍大门的前几间。”刘天翼说。

“我还以为你会查自己寝室大三的最难查了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刘吒一脸同情。

耸耸肩刘天翼坐到电脑前翻找最近下好的电影、电视这时李朋走进了寝室。见李朋在铺位上拿起小说转身就往外走刘天翼连忙喊住他。

“干嘛?”李朋回头。

“你拿着小说去哪?”

“上厕所呗还能去哪。”

“上厕所啊”刘天翼饶有兴致的笑起来“上厕所你带小说干嘛想便秘——还是想引起痔疮!把小说借我翻一下要不掉进厕所里就可惜了。”

听这语气似乎小说掉进厕所里比李朋本人掉进厕所重要。严重的鄙视刘天翼一眼李朋将书扔给他走出寝室。

刘天翼接过书往背后一扔摇头而笑他们的宿舍楼里厕所正好就建在洗漱间的隔间里。

几声水响传来半分钟之后李朋浑身滴着水的出现在寝室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