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夜半两点钟3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会是巧合吗?刘天翼禁不住颤栗的身体一抖。

如此真实的梦境乏力到虚脱的身躯――绝不可能不仅仅只是梦。

将手机扔开刘天翼紧紧地抱住脑袋寻求片刻的自我沉静。

“先睡觉吧有什么明天再想。”刘天翼对自己说只是――

他却没有躺下sheng因为另一个想法如梦呓在耳畔低吟诱惑他――

“去一下洗漱间吧。”……“去一下洗漱间吧。”……

去洗漱间――?刘天翼一点一点的恍惚起来。

“可是为什么啊三更半夜的我为什么要去洗漱间?”在魔魅般的重复声中一个疑问突然出现使得刘天翼猛的意识到去洗漱间的想法是多么的荒谬“对啊我都已经睡觉了还去洗漱间干嘛?又不尿急。”

疲惫的敲敲发胀的脑袋刘天翼愕然愣住他惊恐的发觉自己居然已经站在了寝室的门外离洗漱间就在一步之遥――

错愕的望了望前方的洗漱间刘天翼快速调转方向。

倏然――

他浓眉深抖那在梦境中让刘天翼心惊肉跳的“滴答、滴答、滴答――”连绵不断的滴水声――在洗漱间响起。

如芒刺背的停在原地刘天翼仿佛又回到了先前的梦境之中――

他知道自己应该马上回到寝室不要接近洗漱间。可是心头难以自制的探知欲却让他在自嘲中踏进洗漱间――

恐怖片看多了是吧想自己当回主角是吧?不是说要换做自己铁定早走早了事吗?。。。。。.

此时刘天翼才终于了解其实恐怖片里的所有主角根本就不是胆大全他火星崽子的都是好奇心作祟。用手摸索着按了下墙壁上的电灯开关如梦境中一样电灯没有任何反应。

迟疑的举步刘天翼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在黑夜中行走猫慢慢走进洗漱间――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听着清脆入耳的滴水声刘天翼静静的站在洗漱间望着厕所入口等待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还是和梦中一样“一古村”的鬼魂先一步的出现他埋怨的看着刘天翼“刚才在梦中不是提醒过你了吗你怎么还到这里来?”

“既然先前都没有怎么样现在也不会有事的。”刘天翼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实则心头扶额:亲你不知道好奇心吗?

“战胜恐惧的唯一办法就是面对要是选择逃避那我以后恐怕都会惧怕在半夜醒来。”刘天翼微笑恐怖片里的主角都这样说对不。。。。。

“醒得过来也好啊。”一古村鬼魂却对刘天翼没有一点信心“还想战胜刚才他不能把你怎么样是因为你在你的梦中。天翼我不能停留太久记住千万不要碰水。”留下余音鬼魂消失。

“啪――”梦境中的腐手出现被鬼魂打击的正自我盘算是不是要逃的刘天翼吓了一跳和梦境中稍有差异这次洗漱间的灯没亮。

“有胆识居然不怕再次面对我。你就不怕我让梦中的情景重演?”恶鬼阴沉现身。

虽然刘天翼已经在梦中看过一次可再次见到那腐烂的全身涌动着蛆虫的躯体他还是不免头皮发麻。

“现在不是在梦中我不会让你再有机会的。”他说。

“确定吗?”恶鬼狂笑“翼你太天真了。你以为我还会你给机会吗?就凭你――就凭现在的你你用什么阻止我。”他闪电般的出现在刘天翼跟前惊得刘天翼匆忙倒退撞到水槽。

“想不到在成为人以后你还能拥有如此纯净的心灵散发如此圣洁的气息真不愧是翼的转世。”恶鬼脸贴脸观摩刘天翼表情猥琐又饥渴“只要得到你统治人鬼两界对我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

刘天翼尽量向后倾斜身子两手按在水槽边慢慢移动“你死的那几天是不是刚读完《西游记》啊?我又不是‘唐三藏’在庙宇里呆了十几二十年才步入尘世。我都在这大千世界瞎混了好十几年了十几年额!还纯你秀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