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舍利之任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第二回舍利之任

刘天翼双手不停地用力按压着即将火山喷发的脑袋感觉此刻的脑海犹如一锅煮沸的粥——在这翻滚的粥里你能想到的物品应有尽有你想不到的也是多不胜数只是如此缤纷的食物却——让人提不起一点食欲。

“施主——”见刘天翼面色发白方丈关切的开口。

刘天翼有气无力的捂捂手道“不好意思大师我只是一时之间血压上升得有点高无法适应而已。”

暗暗咽下一口涩水刘天翼在心中呐喊道——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不是天使转世是吗???怎么一转眼又是舍利之身了???如来和耶稣扯得上关系吗???这可是两个八辈子都扯不上关系的人啊。

忽然刘天翼灵机一动悟道啊——也有点关系他俩都住在天上。

从来就不晕车、不晕船的刘天翼在此刻清醒的了解到——原来只要把所有莫名其妙的事一股脑儿的拼凑在一起就可以把任何人都晕的五颜六色——那色彩斑斓得简直是——眼花缭乱且天旋地转的。

实在理不出半点头绪刘天翼泄气的望着方丈说道“大师你是怎么确定我是舍利之身的?”

“天机不可泄露还往施主见谅。”方丈直言不讳。

眼下方丈也来“保密”这一套刘天翼不由得心生——想买豆腐来撞买面条上吊的冲动。转而想要强行逼供喃人家方丈又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刘天翼只得自我安慰道:中国尊老的礼仪早已在我身上根深蒂固由他去吧反正不知道缘由也没多大差别。

天色逐渐昏沉房间中舍利散发出的光芒亦越发明显刘天翼不解的问道“大师你不是说贵家师心愿已了吗为何舍利还在发光?”

方丈微微回首注视着镏金佛塔说道“舍利之光久久不消的缘由只因——家师的等待贫僧今日的相邀——其实都为一事要向施主相求还望施主务必答应。”方丈面向刘天翼低头行礼。

“大师客气了。”刘天翼急忙止住方丈道“不知大师所说的是什么事情?”

方丈将手掌合于胸前慎重的说道“元月一日之时贫僧恳请施主务必要赶到山海关。”

“山海关——去看长城吗?”刘天翼不解的问道。

沉重的苦笑方丈摇头道“若施主想要参观长城需提前几天因为到了元月一日施主一定没有欣赏胜景的雅致。”说着方丈从身后拿出一段一尺多长半尺来宽的丝绸摊开放在刘天翼面前“不过在施主前往山海关之前贫僧还望施主能够参透此物上面所绣的字。”

“参悟——”用手轻轻触摸丝绸上面像梵文又似藏文的字刘天翼不置信的问道“大师连你都不知道这上面所绣的是什么字?”

方丈面带愧色的点头道“惭愧贫僧穷尽半生仍不能参透。”

无语的张着嘴刘天翼想哭的开口道“不是吧大师——!连你都不参不透的东西你让我看——?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那个——看懂它有什么用?”

“参透上面的字能够助你开启‘诛天血鼎’。”方丈说道。

“‘诛天血鼎’——”刘天翼皱眉“那是什么玩意——?”

方丈解释道“‘诛天血鼎’最早的时候被称作‘幽冥血鼎’此鼎煞气之重是世间最为邪恶的凶煞物之一;机缘巧合之下此物被玄奘得到他将此物封印化为己用改名‘诛天血鼎’。自从玄奘禅师圆寂以后此物被送往敦煌一直存放至今。”拿起丝绸方丈继续道“玄奘禅师圆寂以后有关‘诛天血鼎’的物品他只留下了这段丝绸而在他之后也再无人可以开启血鼎。偶然的一次冥想之中家师悟到能开启血鼎的人必须是天生舍利之身。而这段丝绸上面所绣的字家师猜测——大概是开启血鼎的口诀。”

“啊——”刘天翼恍然大悟“大师要我元月一日赶到山海关——就是为了开启血鼎啊。可为什么是我喃?中国的人口目前有十几亿不可能说一抽就抽到我吧。”

“施主此言差矣。”方丈笑言道“现今中国是有十几亿人不假并且各地也都流传有舍利的传说可——天生舍利之身的人却几乎绝迹。其实在玄奘禅师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世间已经没有再出现过天生舍利之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