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迟来的礼物1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立时刘天翼默了他原以为自己已经够低调了。对着鬼魂淡淡一笑他迅速移开视线没想鬼魂更快瞬间出现在他跟前兴冲冲的喊道“你看得见我——你是天翼刘天翼对不对?”

刘天翼斜瞟一眼正在发短信的陈伟面带难色的点头暗道:奇了我怎么就不知道我现在这么有名了?

鬼魂一点没有察觉到刘天翼的尴尬语无伦次的开口道:“前一阵子就听说来重#&庆来了一位能看见鬼魂的人我一直不敢相信……今天能遇到你太好了……终于有人可以听到我说话……你一定要帮帮我……你在听我说话吗?”

“不好意思你可以等我单独一个人或者是周围没人的时候再和我谈话吗?”刘天翼蹙眉的小声建议。

“等——”鬼魂急躁抓狂道:“我已经等了很多年了——好不容易今天才能遇到一个听得到我说话的人我不能再等了——天翼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

“可是现在真的不是说话的时候。”刘天翼时刻小心的留意着周围的乘客。

“天翼你在说什么?”听到声音陈伟转头看向刘天翼。

“没什么就是有点头晕。”察觉到鬼魂没有停止说话的意思刘天翼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头晕“借你的腿用一用我躺一会。”

陈伟无所谓的抬起手臂靠在椅背上没有觉得丝毫怪异也许——这一阵子刘天翼的匪夷的表现已经早就让他见怪不怪了。

把头埋在陈伟的腿上闭上眼睛刘天翼耳朵里听到的全是鬼魂喋喋不休的说话声。实在没有办法忍受鬼魂的连番轰炸刘天翼睁眼看到公交车的过道上已经站满了人当中有好几位乘客还朝他和陈伟投来有色的眼神。

好笑的立起身子刘天翼拿出电话对鬼魂晃了晃将其放到耳边说道:“你好请问那位?”

鬼魂明白的点点头说道:“我叫李零以前是一位出租车司机。”

“李零请问我有什么能够帮得上你的?”刘天翼问。

“我要请你帮我送一份礼物。”鬼魂真诚的恳求道:“一份送给我妻子的礼物——”

淳朴的咧开嘴笑笑鬼魂讲述道:

“我的妻子嫁给我之前是一位白领第一次遇到她是在一次单身配对联谊活动上她做自我介绍时自称是剩女——一位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自愿剩下式剩女。

“那时的我很内向不怎么善于交际跳舞也不会和其他来参加活动的男士比起来真的是差别很大。因此——等我站出来做完自我介绍女士们不约而同的把表示要和我交往的牌子全都收了起来唯独我妻子动作稍稍慢了一点尴尬的立在当场想收又觉得不好意思。在连续做了好几次想收牌子的动作之后她迟疑的开口说——她愿意给我一次机会机会的条件是他要我对她承若一句话一句能够她打动她的话——

“望着当时对我而言简直就是天鹅的她我发自身心的说:可能我的相貌不够出众收入也不够高不会跳舞但是我会为我的妻子付出我所能付出的一切——只要此刻你愿意让我牵起你的手那这一生只要我活着——我绝不松手。……

“听完我的话她腼腆又开心笑着说——她愿意试一试。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一试之下她成为了我的妻子——一个高级的社会白领嫁给了一位出租车司机。……

“她的亲朋好友全都直言不讳的说她倒贴可是她自己却丝毫不介意也心甘情愿的和我一起过着不算富裕的日子。虽然她一直没说什么可是我的心里却始终觉得对不住她——结婚不久后的一天里我突发奇想的做出一个决定——除去日常生活、房贷等多余的花销我每天都存下一点钱等过几年又或者十几年后——我再把这些存起来的钱当成礼物送给妻子。……

“不断的日积月累这些攒下来的钱也越积越多我开始兴奋难耐的计划着要选一个好日子把礼物送给妻子最后——我把时间确定在结婚纪念日当晚。当天早上妻子送我出门的时候我难掩激动的叮嘱要她提早做好饭菜在家等我并告诉她说:我要让她在今天知道我能给她最好的幸福。

“满怀憧憬的忙完一天我正准备赶回家却被几个好喝酒的朋友软硬兼施的强行拉到酒店。不管我怎么解释他们就是铁了心的要我陪喝酒我担心妻子在家等得太久坚持要走他们觉得脸上挂不住强灌我三杯……

“出了酒吧我匆匆忙忙开着车往家赶不想却在半路上发生了车祸。假如——能在车祸中一撞就死我的妻子也会好过一点可——老天却偏偏残忍的让我成了瘫痪不能说话、不能动每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在我面前强颜欢笑。礼物的事——就此成为一个谜不说我出车祸的原因还被保险公司控告为酒后驾驶以至于——所有的保险金化为了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