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惹火上身4求救信号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第十一回惹火上身4求救信号

牢房大门紧紧锁着刘天翼躺在床板上度日如年的望着被钢条封起来的小方窗。

特殊牢房特殊照顾这是狱警犹豫半天后给刘天翼的解释。

举起不是自己的却在此刻就是属于他的手观摩刘天翼思忖道:就是这双手杀害了宋浩明的家人吗?

身体如此单薄的宋浩明有着严重智力发育障碍的宋浩明――到底怎么杀害得了他自己的全部家人?刘天翼匪夷万千。

监狱的门再次被打开和刘天翼住同一间牢房的犯人走进来说道:“13461晚饭还是照旧要我给你带回来吗?”

“不用了我和你一起去。”刘天翼站起身。

“和我一起去――”他怪异的看着刘天翼“你不害怕了吗?”

“都闷了一整天了我想出去走走。”瞟了一眼他胸前的编号刘天翼说道:“走吧14752。”

走出牢房刘天翼回过头找14752说话14752猛的慌张把他往后一拉低着头不敢正视前方一脸惶恐。

“怎么了?”转头刘天翼看见一个人脸色阴沉的站在前方差点撞上。

“对不起麻烦你让一下我们要过去。”拉着震惊到发抖的14752刘天翼绕过那人身边。

“你疯了吗13461?”14752颤抖的小声说道“他可是监狱的狱霸之一。”

“狱霸――?”刘天翼扭头看向令14752惧怕的狱霸棱角分明的五官不怒而威的慎人霸气确实是十足的坏人像不过也是会使众多女性惊声尖叫的型。他目光冷冷的定格在刘天翼的身上眼神阴暗深沉。

“不要看了。”14752惧怕的一再拉扯刘天翼“你想被揍吗?”

“有那么恐怖吗?”刘天翼发笑的收回目光“我就看看他而已。”

“我真后悔问你?”14752拉着刘天翼加快步伐。

并坐在餐桌上刘天翼看着狼吞虎咽的14752抿抿嘴把自己的餐盘也推到他面前。“吃不惯吗?”14752抬起头。

“没胃口。”刘天翼摇摇头。

“可是你不吃点晚上会很难受的。”饥渴的紧盯着餐盘14752为难的说。

“没事的你吃吧。”刘天翼说。

“那我就不客气了。”不好意思的笑笑14752埋头高奏奋歌。

“14752。”刘天翼用手托起下巴问道:“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小声点。”14752含着饭戒备的向四周看了看低声说道“都怪我自己的笨。”

“怎么回事?”刘天翼问道。

用力的咽下一口饭14752深深的叹气道:“那天我和一个好朋友吃过饭到ktv唱歌唱到一半的时候我有事要先走我的好朋友就让我把另外一个朋友约出来陪他。本来把他一个人留在ktv我也有点过意不去他这么说我也没多想就马上打了电话然后自己先走了。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好朋友要另一个朋友出来的目的是因为那个朋友得罪了他他要找他算账。等那个朋友一到ktv我的好朋友一刀就把他给捅死了我就因为那通打给死去朋友的电话稀里糊涂的被判了五年。”

“五年――”刘天翼震惊。

“拜托小声一点。”14752重重的踢刘天翼一脚。

“轻点――。”刘天翼低下sheng揉揉腿“你没有上诉吗?”见14752摇摇头刘天翼又问“为什么?”

“我怕。”14752咬咬嘴唇“我怕上诉也是白忙。13461你看看坐你背后第二排中间的那个人。”

“看他干吗?”疑问着刘天翼回过头打量14752所说的那个人他面如死灰的埋头吃着饭眼神中没有一点光彩一切行为举止如同机械。

“他一开始被判的是死缓。”14752示意刘天翼收回目光“从他被捕到经历刑事调查、刑事诉讼等一系列调查取证的过程再到法院判定下来结果的时候他已经在拘留所待了整整六年。在监狱中度过两年后摘了死缓的帽子改判为无期而后就是争取减刑的过程无期改判有期又是两三年;他进来的时候不过三十好几可是等他出狱乐观点说也已经是六十几了。”

原来14752不是不愿意上诉而是怕上诉耽误更多时间。监狱外――没有经历过监狱生活的人可能真的无法体会自由对于他们而言的含义要是没有了对自由的渴望他们应该早就放弃了生的希望。

再次看一眼14752所说的犯人刘天翼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垂手不小心弄洒了清的如水的汤。

“小心点。”14752收起餐盘理理衣袖要擦拭掉桌上的水。

“等一下。”倏然刘天翼急急抓住14752的手盯着桌面――

14752移动餐盘时带动的水滴在桌上划出了几道水迹配以其他洒落在周围不规则的水滴隐隐约约看着像几个字。

“14752你看这桌上水迹连起来像不像――‘保护他’三个字?”刘天翼问道。

“哪有字就几滴水而已。”14752笑起来。

“你再仔细看看诶――”一眨眼刘天翼吃惊的发现桌面上根本就没有餐盘拖出的水痕只有十几滴洒落的水珠。

可是刚才明明就有啊!用手抓抓后脑勺刘天翼疑惑的看着14752擦去桌上的水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