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惹火上身9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第十六回惹火上身9

愣愣的注视着床板上的字迹慢慢消失不见刘天翼才将头转向牢房中仅有的小方窗。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决不会想到仅仅一天的时间会发生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停尸房里自我燃烧的鬼魂……置身监狱附上宋浩明的身……用水勾画出的字迹……梦中的求救……如今这个被囚禁在监狱被限制了自由的他该如何如何是好?

他自己的身体目前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假如不能在短时间内回体那么家里人迟早会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事情。尽快这些事必须尽快处理刘天翼告诫自己。

可是——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解决眼前的所有问题?刘天翼不断的在心中盘算着一个又一个的可能又不断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否决掉。

直到值班的狱警来打开房门提醒探监的时间快到了刘天翼还是没能想出一条可以实行的计划。

探监室——跟许多犯人一起排队等待接见的十几分钟里刘天翼发现他们不停地摩擦着双手眼圈泛红的盯着接待室搜寻着各自亲人的身影尽管探监室和接待室是隔开的虽然他们也知道自己什么也看不到可是——他们的眼睛始终一刻也没有办法移开这短短的几分钟对于他们来说——尽比在监狱中度日如年还难受。

接见的时间只有20分钟犯人们分批依次进去在逐渐靠拢铁门口的过程中刘天翼耳边所听到的全是悲戚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哭泣声——那不同音频却情感相同的哭声揪心的刘天翼捂住耳朵不忍听闻。

这一刻刘天翼也了解到为什么14752在看见他盘算着要在接见的20分钟里说些什么的时候告诉他说就算他提前想好要说些什么看见亲人也不一定说的出来。

终于轮到他们这组人接见一跨进接待室呈现在眼前的一幕幕才进一步让刘天翼了解什么是惨什么是痛——

玻璃窗外泪流满面的爸爸妈妈心疼万分的责备玻璃窗内眼泪纵横的道歉……不远处一个妇女抱着四五岁的孩子刚坐下小孩就挥动着稚嫩的双手挣扎着想要投入爸爸的环抱嘴里一个劲儿的喊着:“爸爸抱爸爸抱……”。孩子的爸爸还来不及拿起电话就把手贴在玻璃上大哭起来……先前对于接待的兴奋完全被接待后的悲伤所掩盖那一张张留下岁月痕迹的脸——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我的傻孩子……”徘徊在刘天翼的耳边挥散不去眼泪早已不受控住的潸然滑落。

玻璃窗的另一端闻人来也被接待室的氛围感染眼睛发红刘天翼拿起窗边的电话说道:“哥我是小捣蛋。”

“我知道。”闻人来语气肯定的微笑凝视着刘天翼“在来之前我还有怀疑可看到你我就完全相信了你的眼睛我绝对不会认错。”

“哥。”刚刚止住的眼泪又要涌出刘天翼赶紧低下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捣蛋你怎么会在别人体内?”闻人来试着掩饰自己的急切可是不太成功。

“我也不是清楚。”刘天翼苦笑道“哥我今天让你来的目的——是想麻烦你和田儿一起帮忙先把丝绸上面的字弄明白我怕我出去以后就来不及了。”

“我担心的是你其余的我不关心。”闻人来拒绝的说道“田田田和萧朗也都在为你着急。”

“哥距离元月一日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要是不帮忙我真的就只能自身自灭了。”刘天翼恳求的说道“关于丝绸上面的字恶灵王告诉我说只要理解‘抽丝剥皮去红留绿’这句话就可以识破其中的玄机。”

“恶灵王——”闻人来不置信的看着刘天翼“你相信他的话。”

“试试也无妨反正我们也没有办法不是吗?”刘天翼说道。

“你的事和恶灵王有关吗?”闻人来问道。

“跟他扯不上关系。”刘天翼摇摇头“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停尸房自燃的鬼魂只要弄清楚他要我帮什么忙应该就可以解决。”

“你问过他要你帮什么忙了吗?”闻人来追问。

“我只在停尸房见过他一面而现在——透过宋浩明的眼睛我看不到鬼魂。”瞥见闻人来黯然的眼神刘天翼苦笑道“哥你回医院的时候帮我问一问萧朗他是不是认识一个习惯把头发三七分满脸络腮的人。”

“不用了。”闻人来说道。

“为什么?”刘天翼问。

“因为他就在我的面前。”闻人来盯着刘天翼的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