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惹火上身10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停尸房里自燃的鬼魂居然就是宋浩明!?

从接见室回到牢房的一路上刘天翼直觉得天昏地暗怎么可能是宋浩明呢?要是宋浩明已经死了他要怎么回到身体里?

昏沉沉的倒在床板上刘天翼苦恼的闭上眼睛瞬间——

一把刀亮晃晃的从眼前划过砍在不远处一个鲜血淋漓的人身上。

“不要求求你——不要砍了——”一番撕心裂肺的哀求声不断响起刘天翼赫然发觉这声音就是从他嘴里发出的而且还是女声。难道说他又到了木屋中?

“心疼了是吧?那你刚才就该乖乖的听话。”下刀男子猥琐的转身走过来撕扯女孩身上已经难以遮体的衣服。

“不要——求求你不要——”女孩哀求着、挣扎着可是面对这个男人她显得是那么手无缚鸡之力。惊恐、畏惧的颤抖徒劳的拉扯男子手中破碎的衣带在这一刻刘天翼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她——只是只是为什么再也不能控制不了这身体了?

“你不是说过为了他什么都可以做吗?”骨碌碌的转动眼球男子手扯着女孩最后一道防线“你是想让我继续拿起刀还是你自己松开手。”

发抖的抬起头看向那个被砍的血肉模糊的人女孩抓住衣带的手颤抖的放开泪水肆流。“不——不可以……”躺在木板上的人嘶哑的叫着想要阻止却有心无力一张被割的早已辨不清模样的脸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嘶喊中是那样的触目惊心连番的蠕动身体他拼命的想从木板上爬起拉开笑的“嗞嗞”直响的男子。

“我就是喜欢听话的。”男子吃吃的直笑一把扯掉女孩身上仅有的遮体之物极慢的伸手抓向女孩身体的凹凸处男子露出猥琐到令人发指的表情。

“把你的手拿开。”刘天翼大声的呵斥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就连原本想要呼向男子的手也没有出现在眼前。

难道真的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天翼盛怒到了想杀人的地步。突然男子停手回首。刘天翼诧异的抬起头发现——那个躺在木板上的人不知何时爬到了斜眼男子身后用手抓住了他的脚。男子火大的站起身一脚把那人踢得翻了一个身“操——”狠狠的怒喝了一声男子抓起砍刀。

“救她求你一定要救她。”地上那个遍体鳞伤的人虚弱的开口恳求刘天翼与此同时男子的刀砍向他——。

“不要——”在如同自己发出的哭喊声中刘天翼猛地立起身。

“啪——”头一下撞上木板刘天翼眼前的场景瞬间变幻提刀男子和浑身鲜血的人同时消失他发现自己坐在牢房的床-板上上铺的14752被他惊了一大跳。捂手向担心他的14752表示没事刘天翼长叹一口气双手抱头坐在床-上——

宋浩明……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人……急需救援的女孩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刚才倒在床-板上闭上眼就看见的一切又是怎么一回事?

在那么短短的一瞬之间他不可能就进入梦中的那也不是他所拥有的能力。

倏然身体一寒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的晕眩感觉瞬间袭向刘天翼剧烈的痛楚由头部蔓延至全身刘天翼疲乏的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刘天翼醒来发现身体已经恢复知觉虽然还很酸楚他还还是挪动不太灵便的身体翻身下-床一步一步的朝牢房铁门移去。

终于走到铁门的位置刘天翼靠在墙壁擦拭满脸的汗珠“叽——”的一声响铁门打开一位狱警出现在铁门前“13461副监狱长要见你。”——

审讯室——刘天翼静坐在凳子上看着对面蓄着一小绺半白胡须的副监狱长他翻阅着手中的文件不时的抬起眼睛看刘天翼一眼。

“13461我是不是该称呼你为宋浩明——?”副监狱长放下手中的文件留意着刘天翼的表情说。

“要是你还能从监狱里找到第二个宋浩明那我就不是。”刘天翼轻笑一下回道。

副监狱长微微蹙眉开门见山的说道:“从昨天到今天你总共打过两次电话第一次是让接电话的人来监狱探望你第二次是打到了重##庆市以外让人不解的是——你两次电话的通话人都是和你没有任何联系的人你能不能向我解释一下这其中的原因?”。

“昨天的两次通话我相信你们都有录音今天接见的谈话内容你们也应该都记载了的用不着我再重复一遍吧。”靠上椅背刘天翼说道:“至于你不能理解的我也不知道如何向你解释清楚假如我告诉你——坐在你面前的人只有外在才是宋浩明而内在却是另外一个人你相信吗?”

副监狱长神情不变的直视着刘天翼说道:“相信和不相信有多大差别。”

“完全没有差别。”刘天翼无奈的叹气道:“因为我知道就算你相信你也不可能让一个杀人犯出狱。”

“13461。”副监狱长严肃说道:“从你收监到今天我一直都对你所犯的案件有所质疑只是在如山的铁证面前我不得不相信你除了是弱智以外还患有严重的迫害妄想型精神分裂证。”

“迫害妄想型精神分裂证哇——呕。”刘天翼夸张的大叫一声“这宋浩明真是人才什么乱七八糟的病症都能往他身上套还有其他的吗?”

“其实我也不相信一个心智只有四到六岁还只是个孩子的人会成为杀人犯。”副监狱长有些自言自语的说“可你现在的表现——我是不是该相信你真的患有精神分裂症。”

“副监狱长。”刘天翼哑然的摇头说道:“我想我目前的表现应该划分为人格分裂症而不是精神分裂。”苦涩一笑刘天翼继续道:“不过在你判断我是什么症状之前我能不能看看关于我的案件资料。”他指向副监狱长手中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