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惹火上身11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副监狱长迟疑的看了看刘天翼一挥手把文件推到他面前。

翻开文件刘天翼急切的在上面寻找着能解开所有谜团的信息:

宋浩明男二十六岁;直系亲属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排行老二;因情节严重的杀人毁尸罪被判为死刑后经查证此人患有迫害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并且智力发育不健全故改判为无期。

“杀人毁尸——”喃喃自语着刘天翼刚翻到死者尸体的照片页面副监狱长极快的从他手中抽走了文件。

“不要再看了。”副监狱长把文件按在桌上“不管是不是你做的我都不希望你回想起当天的事情。”从他的眼中刘天翼隐约看到有一丝不一样的情绪闪动同时在心中刘天翼也感觉到了属于宋浩明的情感。

“可是我需要弄清所有的事。”刘天翼恳求的望着副监狱长“副监狱长我可以称呼你为伯父吗?”看到副监狱长的下唇微微颤抖刘天翼情切说道:“我相信宋浩明一直都想这样称呼你只是以他的智力他表达不出自己内心的想法但是他对你的信任我感觉的出来。一个智力只有四到六岁的人是很容易被人忽略的更不要说是细心留意他的变化可是你感觉到了这证明你很关心他把他当成自己孩子一样。你一定是察觉到了宋浩明这两天的变化才会有这次的审问。我真的需要知道关于宋浩明案件的所有事情只要我能了解事情的全部经过能救的也许不只是宋浩明一个人。请你帮帮我伯父——。”

身体一颤的坐下副监狱长语重心长的说道:“宋——13461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相信你可以信任你——可是你要清楚我的职责所在我也不愿你再记起当天惨痛的一幕。”

“伯父。”刘天翼伸手握住副监狱长放在桌上的手“我可以不看那些图片但是我真的需要了解一些事情。请你相信——我不会要求你去做你职责范围以外的事就算是我愿意宋浩明也不会答应。”松开紧握住的手刘天翼问道:“伯父刚才我看到的照片上的手是——?”

“孩子——”副监狱长打断刘天翼的话说道:“我一直都想这么叫你虽然你是因为杀人罪进来的可是你的心智却只是个孩子我怎么都不相信这样的一个人会杀人。你看人的眼神是那么的畏惧、怕生让我想起——”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副监狱长跳过刚才的话“你所看见的手是你哥哥宋浩文的。”

“宋浩文——?”副监狱长说出人名的一霎一声尖叫在刘天翼脑海如惊雷般闪过按着烈火翻腾的头刘天翼问道:“那后面那几张是——?”

“那是——”副监狱长停顿片刻才极为不忍心的说道:“那是你父母尸体的照片。”

赫然一片鲜血淋漓的场面闪现在刘天翼脑海——

宋浩明父母被乱刀砍死的一幕幕断断续续的重复浮现在刘天翼眼前那——一起一落的刀不停的晃动着鲜血四下飞溅——

“啊——”大叫着刘天翼抱着痛的几乎快要裂开的头“唰”的倒向地面。

宋浩明的爸爸扑在自己妻子的身上为她挡着一次又一次落下的刀血不停的从他的嘴里澎涌出来……宋浩明的妈妈瞪大着眼睛望着上方一动不动目光早已失去神采……“爸、妈我回来了。”忽然一声悦耳的女孩传了进来刀停在半空慢慢的调动了方向——

宋浩明的爸爸惊恐的张大嘴想要喊什么却只能发出了一点点微弱的呜呜声他不断的挣扎着向门口爬出试图挡住那向门靠近的刀——

“爸爸妈妈您们在做什么?”女孩的声音来到房门口宋浩明的爸爸对着刀做出乞求的动作。

一声冷笑一只手出现——抓住宋浩明爸爸的脚踝把他拖离门口宋浩明的爸爸奋力扭动自己的身体神情是那么的凄凉——

一声声不太清晰的唔唔声伴随着几声椅脚触地的撞击声在身后响了起来似乎是有一个人被绑在背后的凳子上——

把宋浩明的爸爸拖到远离房门的位置刀又回到了门后一只手出现打开了反锁住的门。

“爸。”女孩抱怨的推开房门。

打开的房门挡住了刘天翼的视线他没能看见进门的人。“啪——”的一声是椅子连人倒地的声音——

“哥。”听声音是女孩吃惊的跑向倒地的人。

“哐——”的一声惊响门在女孩的身后关上……

“孩子——孩子——”艰难的睁开眼刘天翼看到副监狱长担忧的脸庞。

“伯父。”刘天翼低喊一声。

“我不应该给你讲那些事情的。”副监狱长自责的把刘天翼从地上扶起来坐回凳子上。

“没事的伯父。”刘天翼趴在桌子上揉着还有些疼的头。

“怎么会没事。”副监狱长说道“我听说你从小就是这样只要一听到别人说一些悲惨的事你就会昏迷醒了以后还吓得说不出话来就好象自己刚才亲身经历了那些事一样可每次别人都只是讲了一个头。就因为这样你爸爸妈妈才常常带你到医院检查这也是你被判定为患有迫害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原因。”

“怪不得——”刘天翼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就是宋浩明成为弱智的原因。”

“什么原因?”副监狱长问道。

“没什么。”刘天翼摇头“伯父既然尸体都在那为什么还有一个毁尸的罪名。”

“那是因为警方只找到你父母的尸体和你哥哥的一只手臂警方判定你妹妹和你哥哥的尸体的其他部分被你毁掉了。”副监狱长说道。

“为什么这么判定。”刘天翼问。

忧心的看看刘天翼副监狱长说道:“因为警方在你家找到了硫酸和一节骨头而你家所喂养的宠物体内警方找到了被敲碎后喂给它的还没被消化完的一小块残留骨头因此警方有足够的证据判定你毁尸。”

“好心思缜密的计划。”刘天翼怔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