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元月前夕1别去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返回校园正好赶上绘画课的考试稀里糊涂的乱画了一副刘天翼居然奇迹拿到了一个八十五分着实让王玉、童彤一等人傻眼得够呛。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考试一场接着一场刘天翼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再去理会其他的事情只能任由元月一日日渐临近。

利用临时抱佛脚的闲空刘天翼在图书馆阅览室反复寻找破解绸缎上面文字的方法却始终不得其法收起丝绸他回想起几天前走出山林发生的一幕。

那天——走出树林他忽然眼前一花紧接着脑海里就像倒放电影一般他清晰看见了宋浩明死后木屋内的情景。

原来——那在宋浩明死后响起的枪声并不是来自警察而是羸弱的宋思雅。

亲人的死去没有让她一蹶不振反而是让她在那一刻坚强起来。从容不迫的举起手枪扣动扳机如此镇静的她在想些什么?

那放下手枪后流出的眼泪又是为了什么?那一声含泪喊出的“哥”是她想要对宋浩明说明什么?

看着她慢慢的把头靠在宋浩明的胸口含泪露出微笑刘天翼的心仿佛在一瞬间被什么击中——

那枪声是想在最后一刻告诉哥哥不要绝望是吧?是要哥哥知道就算只剩下自己一个你还是会坚强的活下去带着他们给自己的爱——勇敢的活下去对吗?………

摊开在那天无意中触碰过宋浩明身体的手刘天翼费解万千——

为什么还会有感应不是已经离开宋浩明的身体了吗?难道说在离开宋浩明身体的时候他还同时带走了属于宋浩明的能力?

这算是什么惠赠品吗?但为何会感应的如此之慢不是应该在触碰的那一刻有反应的吗?

身体突然散发出点点银光刘天翼匆匆站起身走出阅览室。来到无人的走廊从身体散发出的光已足够把周围照亮一个身影慢慢出现在眼前他轻声喊道:“吕奶奶。”看着满头银丝的老人他倍感亲切。

“快放假了吧孩子。”吕素慈祥的看着他露出微笑。

“嗯没几天了。”刘天翼说“吕奶奶谢谢你能出现我有好多的问题要问。”

“因为宋浩明的事吧。”吕素说。

“你也知道宋浩明?”刘天翼惊讶。

“怎么会不知道他可是天目者。”吕素笑着解释“天目者有洞悉他人遗留记忆的能力虽然他们看不见鬼魂但是他们可以通过接触鬼魂身前使用过的物品看见他们身前经历的事情能力强的还可以借用他人的眼睛看事物。”

刘天翼接触过宋浩明的能力没有感到丝毫惊讶“天目者——除了鬼语者、阴阳眼之类的还有天目者看来这世界真的是无奇不有。”

“你生活的世界本来就是未知世界啊孩子。”吕素微笑“能和鬼魂交流的不仅有鬼语者、阴阳眼又或者说是鬼眼还有聆听者之类的。”

“聆听者——?”

“聆听者也可说成是鬼耳拥有鬼耳的人可以听见鬼魂的声音却看不见鬼魂。”吕素收起笑容“孩子元月一日之时——别去山海关。”

刘天翼疑惑的看着吕素布满皱纹的脸诧异于她的话。

“吕奶奶山海关是不是会有很严重很严重的事情发生?”

“假如我说会你会不去吗孩子?”吕素问。

“我有得选吗?”刘天翼反问“如今看来山海关的事情必定会动用到‘诛天血鼎’眼下又没有其他人可以开启它我知道我有选择不去的权利而且我又是这么怕死的人可是——吕奶奶要是我不去我做不到对任何结果都漠不关心。并且我想去找不出原因的想去。”

这些日子以来刘天翼已经渐渐地意识到山海关潜伏的危机可能已经超出了想象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却从没产生过任何一丝想要逃避的情绪这是诡异的要是他——刘天翼是视死如归的烈士是习惯隐藏特工那他的义无反顾还说得过去可既然现在的他还什么都不是那这份坦然就显得太过奇怪——。

也正因为如此刘天翼不会急切的想要找到能开启“诛天血鼎”的方法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确保自己不是前去送死——。

而山海关你又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千丝万缕——?

看着陷入沉思的刘天翼吕素惆怅她何尝不想告诉这孩子多一些事情只是——有些事提前知道未必就是好的。

“对了吕奶奶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天目者的能力会转移吗?”沉默片刻刘天翼问起这两天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疑问。

“转移孩子不会是——宋浩明的能力转移到你的身上了吧?”吕素尤为惊讶。

“我想应该是这样在灵魂回到身体之后我看了只有在宋浩明体内我才能看到的事。”一看吕素的表情刘天翼知道问题大了。

“不可能啊。”吕素深拧眉头“天目者的能力鬼语者要具备也只能在孕育新生命时才会出现的啊可你是个男的怎么会有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