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元月前夕2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不——不——不是吧。”刘天翼语无伦次的哇哇大叫极其紧张的猛瞅肚子。哟喂呀——乖乖你不是真的在孕育生命吧虽说你主人我现在还称不上“大男人”可好歹也是男人啊你没有脸可以不用天天出来见人可我要啊——。

“那个吕奶奶你快点回去叫宋浩明把这种能力从我身上拿走要是我都孕育出新生命了不止我要羞愤自杀我家人也会没脸活下去的。”刘天翼又是蹦又是跳话说催泪家庭剧里但凡女主角想要打掉自己不想怀上的孩子时都是这么做的吧咱用力的跳。

吕素看着刘天翼无厘头的举动笑得露出满嘴牙龈“你这是瞎说什么啊你又不是雌雄同体怎么可能孕育新生命。可是——你——怎么会——”她一脸不置信的打量刘天翼“难道说你的转世还用到了西——”瞬间打住她自顾自得大笑起来“一定是一定是这样。”

“一定是什么啊吕奶奶?你不要光顾着笑好不你说我转世还用到了西什么来着?”刘天翼那个着急啊。

“别急啊孩子谜底要自己揭开才有趣的。”对刘天翼调皮的眨眼吕素的身影开始变淡。

“你怎么老是这样啊吕奶奶。”刘天翼无语的抱怨。

“孩子你知道‘诛天血鼎’被解封会有什么后果吗?”消失之前吕素留下一句令刘天翼为之一愣的话。

后果开启“诛天血鼎”会有什么无法预料的后果吗?刘天翼皱眉……

“baby。”萧朗办公室田田田拿着一尺多长的丝绸在刘天翼眼前挥动“明天就是元月一号了可是对丝绸上的字我们还是一无所知该怎么办才好。”她满是担忧。

“凉拌呗。”刘天翼从田田田手上拿过丝绸平放在办工作桌上丝绸的整体呈墨绿色只有中间一小块绣着似字非字的地方才用到了暗红色其余的就是在丝绸的边缘处以及从四个角的正中各有一条极细小的藤蔓状的大红色条纹延伸至中心。

按照恶灵王所说的“抽丝剥皮去红留绿”的方法就是抽去红色的丝线只留下绿色的丝线可是这其中的“剥皮”又是什么意思喃?

“天翼你有什么好的办法?”萧朗问日期越见临近大家都在为刘天翼的安危着急。

“朗大哥我到你这是想让你帮忙想办法而不是提问题的ok。”刘天翼瞪萧朗一眼。

“baby闻大哥来电话说他一会就把机票送过来。”田田田焦急的握住刘天翼的手“要不我们再去找凡华寺的道言大师问问?”

“没用的。”刘天翼摇头“要是大师知道的话早就告诉我了而且——我听说大师目前已经赶往山海关去了。”起身走到窗户边刘天翼望向黑沉沉的天幕。

“山海关的事情真的有那么棘手吗?”萧朗不愿把事情想得太过严重。

“难道你们没发现这几天有什么不对劲吗?”凝重的望着窗外阴霾的天空刘天翼问。

“不对劲?”田田田和萧朗面面相觑。

“一切都照旧啊除了这两天的天气比较阴沉以外没听说有什么话题性的事情发生啊。可能说出来你都不信我今天出门还多加了衣服。”为了表明说的是事实萧朗扯扯身上的外套。

“只是降温而已最近的温差比较大。”见刘天翼沉默不语田田田走到他身边“baby你是不是觉得这几天的天气变化跟山海关的事情有关?不会的影响天气……”

回过身刘天翼握住田田田有些发凉的手“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我知道你只是不愿意把事情想得太严重其实我也无比希望事情能简单一点可是——”叹气的拍拍田田田的手刘天翼问萧朗道“朗哥办公室里有剪刀吗?”

“有。”萧朗在书桌右侧的抽屉里翻出一把银色小剪刀递给刘天翼“天翼你不会是要剪——丝绸吧?”虽说眼下只有这唯一的办法可萧朗还是觉得恶灵王的话不可信。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死马当作活马医吧。”刘天翼接过剪刀。

“小捣蛋丝绸只能用一次你要考虑清楚。”闻人来推门而入摘下警帽戴在刘天翼头上。

“闻大哥。”“这么快。”田田田和萧朗一前一后出声。

“哥你不是说要等好一会才到吗?”刘天翼嬉皮的将帽檐转到脑后。

“碰巧没事就早点过来了。”把装有机票的信封放到办公桌上闻人来交代刘天翼说“小捣蛋飞机的航班是元月一号早上八点不过飞机有可能会延迟起飞。”。

“天气——!”轻哼一声刘天翼回首仰望阴沉到几乎发黑的天空“为了阻止我他们可真是卯足了劲啊。”音落他毫不迟疑的挥动剪刀。

“baby。”田田田惊呼的拉着刘天翼的手。

“想清楚了吗小捣蛋?”闻人来和萧朗神情凝重的靠近。

“我需要证实自己的想法。”刘天翼一脸坚决田田田忧色的缓缓松手。

果断的挑开丝绸边角沿处的红色丝线刘天翼放下剪刀小心的拉扯断开的丝线。

“还是我来吧我的指甲比你长。”田田田从刘天翼手上拿过丝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