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元月之际1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踟蹰的站起身刘天翼在闻人来身前来回踱步。

阴灵为何要无故袭击觉明?他应该不至于能带给阴灵威胁啊?

是当时觉明身上有什么东西触动了阴灵吗?——这一连串的事之间到底有怎样微妙的联系?

急促的刘天翼想要抓住这其中的关联。

山海关栖贤寺前厅数位高僧聚集在一起面色沉重的商讨着事情。

“阿弥陀佛。”大厅正中一位面若弥勒的大师缓缓站起身“眼看就要过七点那位师弟有可用的方法?”他环视厅内众僧。

众僧面色灰白的看着问话的大师一时无言道言大师轻轻一摇头自左侧走到厅中说道“了悟师兄目前这个形势下除了用‘血祭’之法加强羽毛的封印之力外别无它法。”

闻言众僧的面色更是惨白面面相觑一番一位脸型削尖的大师出声道“道言师兄阴灵目前已有反击之力‘血祭’之后你我皆会虚脱无力若在这时阴灵反击你我皆有丧命的危机;何况到目前为止我们始终无法确定天翼施主是否真的有除去阴灵的能力若是推断有误又或者是天翼施主无法开启‘诛天血鼎’诸位师兄弟不就白白牺牲了吗?”

“是啊谁能肯定他就一定能消灭阴灵?”

“‘血祭’并非权宜之计啊。”……

话声才落四下反对声一片——

了悟大师一摆手待众僧纷纷禁声他看向适才说话的人“依慧觉师弟所说你的言下之意是不是已想到其他可行之法?”

自人丛中走出慧觉大师说道“最近几天阴灵的活动异常频繁只怕羽毛的封印之力撑不过今日午时我们何不趁阴灵还被牵制之时合力把它给除去。”

道言和慧觉先后所言都是破釜沉舟而比起“血祭”众僧似乎更赞同慧觉纷纷点头这时道言大师开口道“想要攻击阴灵就必须破除羽毛的封印之力这是你我都知晓的事实。只是羽毛的封印之力的强大恐怕只有玄奘禅师此类得道高僧才能做到在如此强大的封印之力下阴灵都能攻击人一旦羽毛的封印之力被破除我们是不是真的可以制服阴灵?如若不能——在这里的哪位师兄弟能为事情的后果负责?”

掷地有声的说完道言大师陆续扫过身边的每一位大师被看之人纷纷埋头不语唯有慧觉大师对视上他目光说道“问题是天翼施主也不一定有足够的把握能够除去阴灵。”

双手合一转身道言大师把决断交给了悟大师慧觉也不再说话和众僧一起等待着了悟大师的抉择。

斟酌片刻了悟大师出声道“诸位师弟的意思我已明白大家都有各自的观点我也不能妄自评论谁对谁错。就目前的情形来看只有两种方法一是破除封印联合你我之力消灭阴灵;二是等待天翼施主的到来可此法的前提是要用血祭之法加强封印好让天翼施主乘坐的飞机能准时起飞。就第一种方法我首先要言明的是在多年前——众多位现已经圆寂的高僧集聚在此商议时——都没有用此种方法是不是他们也考虑过破除封印的后果?”

稍作停顿了悟大师接着说道“至于第二种方法我知道大家都在怀疑天翼施主的能力在这一点上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是深信天翼施主会是除去阴灵的关键人物——或许众师弟中大部分人对天翼施主本人都不甚了解但对于他降生的日子我想诸位都记忆犹新吧。”

环视点头的众僧了悟大师闭眼说道“回想当时你我皆年少之龄均在各自师父身边修行那日天地间骤然佛光普照不同年代、遍布在世界各地的舍利纷纷发出圣光但凡寺院的每处墙壁接连呈现出经文——那是何等的奇妙景象啊。”仿佛还沉迷与当时的情境了悟大师半响才缓缓睁开眼“就拿阴灵来说若不是感受到了威胁它又怎会结起如此强大的结界所以我决定等待天翼施主的到来。”

慢慢打量过眼前的众师弟了悟大师沉言道“‘血祭’之法需联合十三位师弟同时施法愿意和我一同前去施法的师弟可以出列站到前面。”

音落众僧你看我我看你尽没有一位走上了悟大师身前就连先前提出要实行“血祭”之法的道言也只是默默站在一旁——

“你们——”了悟大师白眉一锁。

看了悟面急道言大师拂袖一笑对视慧觉一眼说道“了悟师兄‘血祭’的事情有我们前去就可以了你还是留下来守护‘诛天血鼎’在这里我想除了你没有那位师兄弟可以担此重任。”

抢在了悟大师出声之前慧觉快他一步说道“师兄你就不要推脱了要确保阴灵不能接近‘诛天血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况且你我都无法保证‘血祭’之后天翼施主就一定可以准时到达你还是留下来主持大局的好。”

话说到这份上了悟只得点头同意“那好吧你们所去一定要多家小心。”

闻言众僧围坐一团商议——

重#&庆机场——

七点刚过几分钟天空的雾气还是没有散去的迹象催走叮嘱不休的闻人来刘天翼在候机厅来回徘徊。

封印阴灵的羽毛肯定是天使羽毛无疑因为——只有这样普通人才无法看见它的存在要不然它可能早就某个冒失鬼撤去了。

可是——这羽毛会和自己有关吗?蹙了蹙眉刘天翼拿出电话。

电话接通觉明的声音响起“天翼施主师父已经在处理了过不了多久雾气就会散开的。”他以为刘天翼要问结界的事。

处理?刘天翼不禁皱眉虽然觉明竭力掩饰他还是听出了哭腔“觉明道言大师在不在你旁边我有事要和他谈谈。”

“不在。”觉明说道“师父现在——在——”他停顿。

“在什么?”刘天翼催促。

“没什么。”觉明佯装平静“施主不要担心飞机一定可以准时起飞。”

“那飞机起飞之前你能让道言大师给我回个电话吗?”刘天翼看表。

“恐怕不行师父很——忙。”觉明含糊回答。

“觉明!出家人可不打诳语你告诉我道言大师是不是在做什么法式?”深感不对刘天翼直问。

“是——。”觉明支支吾吾回道。

“这个法式很危险是不是?”刘天翼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