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 中计2

重要!!!老域名将在几小时后不能访问。

惊看阴灵就要冲到自己的面前觉明恐惧的一退脚一乏整个人就向后倒去。

“觉明——”眼见徒弟就要丧命于阴灵之手道言大师失声急喊却赶不及救援其他的大师比道言离得更远更是有心无力皆露惋色——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光墙顿然出现在觉明身前挡下了阴灵的攻击并将其困住对视着近在咫尺的阴灵觉明惊吓的几乎都忘了呼吸冷汗直冒。

“阿弥陀佛——”狂躁的阴灵缓缓被拉回原处十三位高僧望着半空不约而同的念出一声佛号原来救下觉明的正是半空中的羽毛而适才替觉明挡下阴灵攻击的光墙正是它突然变强的结界。此时原本平躺着萎靡不堪的它傲然的伫立在半空——

没有一丝颓废之气的它此刻完全像是刚刚才脱离主体般容光焕发无论身下的阴灵如何冲撞结界再不现半点波澜。一条银光闪烁的光线宛如舞动的丝带亲昵的拂过觉明掉在地上的手机短暂的在图片上停留数秒光线猛地飞回银光一闪阴灵转瞬之间就被连滚带爬的拖回原来的位置……

无不膜拜的讲完觉明殷切的问道“天翼施主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那是什么羽毛?”

囧囧的一笑刘天翼回道“要是我告诉你这根羽毛是我的你信不信?”

“你的——天翼施主的意思是说那根羽毛是你养的宠物的?”觉明的思维明显和刘天翼没在一个点上。

“呵——”

我虽然是在养自己可我不是宠物。刘天翼面色更囧不等他说话觉明自个自问自答起来“可是——羽毛不是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吗?天翼施主——”

“草他大爷的这天怎么说变就变。”觉明的话被司机打断。

看向窗外刘天翼的心猛地一沉——这天又暗了下来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与先前在飞机上如出一辙。

“不用担心。”如同事先知道一般觉明胸有成竹的说道“天翼施主用你从丝绸上得到的‘圣光’以你的鲜血为引开启它而后将它射向空中。这样我们……”

“我的身上已经没有你说的‘圣光’了觉明我已经把它用了。”刘天翼打断他。

“什么——”觉明一声大呼“你把它用了你怎么可以把它用了。没有了‘圣光’就凭你和我怎么可能到得了山海关怎么办怎么办?……”急恼的拽住刘天翼的衣襟觉明大吼的质问“你怎么会把它用了!?”

“你冷静点好不好。”刘天翼费力拉开觉明的手“要是不用‘圣光’我人目前就应该是在重#&庆了在飞机刚起飞不久的十几分钟天空忽然黑沉沉的一片辨不清方向如果我不用‘圣光’的话飞机早就返航了。”

“能不能找个好一点的理由在你抵达之前我一直都有留意天气的变化天根本就没有黑过。”觉明愤然。

“不可能你一定是在等我的时候睡着了。”刘天翼回道。

“目前形势这么紧张我怎么有可能睡得着你以为谁都像你啊!”觉明怒道。

面对发火的觉明刘天翼心头一紧——飞机上发生的事不可能是幻觉因为整个机舱的人都见到了可眼下觉明又是如此的肯定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琢磨中出租车摇摇晃晃的停了下来刘天翼问道“怎么回事?”

“天暗的不大看不清路前面大概出事儿了。”司机看着前面堵成长龙的车辆说道。

“糟了照这样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得了山海关。”觉明焦急的探出窗外查看。

“师傅这里到山海关走路要多少时间?”刘天翼极快问道。

“步子快点儿估摸着也就半个小时的事儿。”司机回道。

“觉明下车。”掂量一下刘天翼付了钱就推觉明下车。

觉明连忙慌张的阻止他说道“天翼施主没有了‘圣光’用走的你和我很难到达山海关而且我们都不认识路。”

“不认识路我们有嘴既然‘圣光’没了我们就只能靠自己已经没有没有多余的时间了下车!”刘天翼下车就走觉明急忙跟上。

急匆匆的飞奔刘天翼担心着道言大师他们的安危也着急着羽毛是不是能撑到他抵达的时候?

连续的问了好几个人他和觉明在拐过几个弯之后却更加辨不清方向了。

不应该听那个年轻人的抄近道现在连方向都分不清了。刘天翼看着眼前错综交叉的道路自责。

同样急躁的觉明更是见人就问不知是运气还是怎地接连几个被问人都显得过分热心刘天翼停在一旁耐着性子听着好不容易听明大致方向刘天翼急急的甩出一句“谢谢。”拽过觉明就走匆忙扭头间他瞥见被问人好脾气的勾嘴一笑。

迷路——又是迷路——

这心急赶路的时候有必要这么衰吗?刘天翼咬牙谩骂就算是天色暗也不至于连方向都分不清了吧。急不可耐的望着跟前又一个热心过剩的被问人刘天翼身体摄温直线超标——

我赶时间我很赶时间你懂不懂啊!!!

啰哩吧嗦半天终于讲明觉明刚一说谢被问人又是同样好脾气的勾嘴一笑。

他个火星人的这北京人通病喃?刘天翼眉头一扬心头摄温直接冲爆温度计“恶灵王你立刻给我从他的身体里出来!”

“哎哟——”中年人怪异的一笑“这都被你猜到了真不愧是翼在北京这么大的地都能撞见你说我俩是不是注定有缘啊。”

“撞见。”刘天翼一声冷哼“你上别人的身给我们指了好几次路了还好意思说撞见真是没有脸了也从没想过要脸。”

“哟哟哟你这不是在往人家伤口上撒盐嘛翼——我的脸是你弄没的要脸这一说人家可还得指望你。”恶灵王邪邪一挑眉刘天翼没差点直接背过气去。

“我赶时间的时候不要惹翻我后果很严重的我再说一次马上给我离开他的身体!”刘天翼强压着心中的火山艰难的维持绅士风度。